• 分分彩平台

    更新时间:2019-04-02 16:10:42本章字数:4819字

    参加完这场同学聚会,说实话沈清清还是后悔了,或许蒋甜说的对,对于N久不联系,只为聚一场的同学来讲,都是带有目的性的。

    比如这场聚会,有一些女同学是为了陆声来的,想看看多年后校草的变化,还有的事业有成想炫耀的,想找回学生时代缺失的存在感,现在大部分还生活在南城的那个区,有的工作上有交集,还有来同学聚会攀关系拉近距离的。

    像沈清清这种单纯是为了回忆一下初中岁月的,很少。当沈清清和同学们畅谈当年哪个老师上课喜欢扔粉笔头、哪个臭美的女老师一天换两身衣服时,很少人感兴趣,人家的话题还停留在怎么赚外快上。

    蒋甜像是早料到一样:“我早就劝过你了,就没有什么收获吗?”

    “收获?毕业这么多年,大家都胖了好多。”

    也是从这次开始,沈清清打定了主意,以后不去参加同学聚会了,这个时间还不如和顾明过过二人世界。

    现在的沈清清和顾明渐渐过上了规律的生活。

    早上顾明起来做早餐,都是快手早餐,二十分钟就可以搞定,吃完饭后两个人一起去乘地铁,大概走路七八分钟左右。

    中午的午饭看沈清清心情了,如果她心情好,会提前一晚做好装进便当盒,这样顾明就有了爱心便当吃,如果不做,第二天顾明只能吃外卖呢。

    至于沈清清,他们单位是有食堂的,而且食堂的饭菜价格便宜,选择也多,沈清清一直都是吃食堂。

    晚上沈清清下班时间早,回到家之后才不到七点钟,顾明一般都是需要加班的,两个人的晚饭吃不到一起去,沈清清会在单位食堂吃完再回来。

    顾明回家大概要十一点以后了,沈清清会给他煮点宵夜吃,有时候是饺子,有时候是一碗汤圆,如果顾明饿了,还会给他烤一张披萨,不到三个月,顾明就肉眼可见的胖了起来。

    最开心的莫过于周玲,看着顾明圆胖胖的脸,不用琢磨,指定日子过得不错,儿媳妇照顾的好。

    但沈清清有点发愁,顾明瘦一些的时候,脸上是有棱角的,现在都已经有了双下巴。

    中年的幸福肥就这么提前来到了吗?

    这个月,两个人恐怕还要继续胖下去,沈清清算是结婚比较早的一批人,在一线城市,本身适龄男女结婚的年纪就很靠后,两个人身边的同学同事很多都是单身的,大概是这个月的日子比较吉利,沈清清和顾明收到了好几份结婚邀请。

    份子钱是少不了的,婚礼在本地办,总得要去参加一下。

    在连续参加了四五场婚礼之后,当月开销预算严重超支。

    沈清清看着账单心疼,但这些人情往来又是少不了的,要是分开支出还可以,集中到了一个月,赤裸裸的在眼前晃实在是焦心。

    好消息也有,顾明发了上个季度的绩效,一共一万二。

    这么大的一笔收入,沈清清美滋滋的存进了理财里。

    顾明嚷嚷着要出去大吃一顿,沈清清摇摇头:“算了,我们还是攒钱吧,现在你赚的多一些,但万一遭遇了工作中年危机,咱们手里不能没有钱。”

    “老婆不会的,我一定会好好工作,努力升职加薪。”

    沈清清和顾明虽然是新婚夫妻,但是手里目前也小有积蓄了,花少存多,他们两个的开销,比普通夫妻要少的多,没有孩子,也不像外地的同事一样需要支付高额的房租,以前都是各自家里生活,最多出些生活费就够了,两个人的物质欲望不高,平时穿的衣服就是快消品牌,而且只会在打折的时候才会买,大部分的钱,都被沈清清存进了理财。

    这半年的花费算是比较大的,装修房子虽然已经精打细算,但前前后后花了也差不多两万了,另外单独生活后,生活开支猛然加大了,这时候沈清清有点愧疚,在双方父母的庇护下,两个人过了一段半啃老的日子。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单位最近越来越忙,沈清清下班的时间也晚了很多,小晴和她抱怨,还打算周末和男朋友去密云玩两天呢,结果她男朋友的部门加班,计划泡汤,定的酒店也得推掉了。

    沈清清皱眉,没想到大家都是这么忙,最近部门有一个女同事提出了辞职,听说是回家当了全职主妇,全力照顾两个孩子,这样编制就空出来一个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招人,离职同事的工作,分到了沈清清和小晴的身上。

    沈清清是有些不满的,她和小晴的工作是本部门最饱和的,现在还分给他们,明显就是不公平,对于论资排辈这件事,沈清清一直很反感。

    小晴只能开导她:“咱们两个是部门里最年轻、资历最浅的,熬吧,等资历熬起来,后面的小年轻进来,也能轻松一些。”

    沈清清心头的火气无处可撒,只能自己生闷气,顾明公司的气氛自由而和谐,在会议上,员工是可以自由发表自己意见,有不同声音时甚至可以顶撞领导,他不会理解沈清清的憋闷。

    不过顾明提起过,如果她在单位做的不顺心,可以辞职休息一段时间,什么编制,年轻人看的没有那么重要。

    沈清清自己知道,她是离不开这份工作的,相比私企的朝不保夕,这本工作能够给她带来最大的安全感。

    就像小晴说的,工作再累,抗一抗就过去了。

    可沈清清发现,她现在抗不过去了。最近几天,她总是觉得很疲倦,每天都睡不饱的感觉,晚上十点睡,早上七点醒,这么长的睡眠时间,依旧满足不了她,因为这样,胃口也变的差了很多。

    顾明很担心,让沈清清去医院检查一下,沈清清工作忙、压力大,万一病倒了得不偿失。沈清清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娇贵,但也架不住顾明一直催促,于是找了一个下午去了医院。

    没想到,检查结果出乎沈清清的意外。

    直到从医院出来,沈清清捏着检查单,还是难以置信。

    怎么可能?

    沈清清怀孕了。

    这段时间,她和顾明基本都是在避孕的,只是……沈清清仔细回忆了一下,避孕措施并没有很严格……

    沈清清有点后悔,她自己是没有现在生孩子的打算的,而顾明则是觉得,趁着年轻,有孩子就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  沈清清给顾明打了电话,那头的顾明听到了沉默了一会儿,随机尖叫道:“我当爸爸了,我真要当爸爸了?”

    沈清清:“……”他的反射弧好像有点长。

    沈清清怀孕一个多月了,她的月经向来不太准时,而且和心情有很大的关系,一旦她心情差时,大姨妈总会来迟,因为这样,她才没当回事。

    按照老话讲,怀孕三个月之前不宜张扬,但沈清清顾不得这么多了,如果在这样干下去,这个孩子能不能保得住都不一定。

    晚上沈清清和顾明商量,两个人严肃的讨论了关于沈清清肚子里的这个小豌豆的安置问题。

    大概是男人心大,顾明信心满满,他觉得他们两个幸福恩爱,家庭稳定,以后的孩子会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里成长,虽然经济条件一般,但是也能养得起孩子,不求高规格富养,但该给孩子的一样都不会少。

    沈清清就没有那么乐观了,现在的孩子都是碎钞机,这个祖宗出生,他们两个的压力和责任是在太重大了,沈清清有点害怕……

    沈清清摸摸肚子,她隐隐约约是很期待他的到来的,不知道眉眼像顾明还是沈清清?性格是吸取父母的长处,还是把缺点扩大化?

    沈清清叹口气:“我害怕咱们给不了孩子最好的,当其他小朋友都享受优渥的生活条件时,我们会委屈她。”

    “清清,你觉得委屈吗?”

    沈清清摇摇头:“我没有。”

    “那就是了,永远人外有人,我们不可能满足孩子所有欲望,所谓的攀比没有任何意义,有些人天生就是生在终点线上的,我觉得,比起经济条件,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会更重要。”

    大概是沈清清太焦虑了,现在叫嚣着不婚不育保平安的论调,很多人都浮躁愁苦,对于生孩子,沈清清是不排斥的,这对于她来说是生命里的一段历程,只是在于早晚而已。

    夫妻两个就生孩子问题开始讨论,一直说到了孩子的婚姻,一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,沈清清笑了笑:“赶紧睡吧,我肚子里可还有一个。”

    沈清清和顾明谈完以后,心情平静了许多,这就是顾明的好处,平时任由沈清清欺负拿捏,但在她最无助最彷徨的时候,永远是她最坚实的依靠。

    到了第二天,沈清清才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了双方父母,沈清清没想到,她一下班到家,就发现门口站了两个妈妈。

    沈清清有点诧异:“妈,你们来怎么没提前打招呼?”

    周玲回道:“我和你妈商量好过来看看你,你这孩子,怀孕了怎么还穿着高跟鞋?”

    沈清清解释道:“妈,我这不是高跟鞋,粗跟还不到五厘米。”

    没想到李萍和周玲站在统一战线:“你婆婆说的对,以后啊,还是穿平底鞋稳妥,还有妆也少话,要不然就买孕妇能用。”

    “女人哪有不爱美的?清清每天还要上班交际,咱们不让她化妆有点难为人了,买孕妇可用的!”周玲还算善解人意。

    两个妈大包小包带来不少东西,把双开门冰箱塞的满满当当,周玲有点遗憾:“现在你爷爷奶奶在家里,你看你怀孕,我也腾不出手来照顾你。”

    李萍连忙说道:“顾明妈,没事儿,还有我呢,清清怀孕我照顾,你不用担心。”

    李萍巴不得周玲没时间,自己闺女怀孕坐月子,还是亲妈贴心,婆婆再好,也不是妈,以前她害怕周玲和她争,现在不用担心了。

    沈清清没有那么娇贵,现在才怀孕多久?她还没到需要照顾的时候,沈清清目前的孕吐不是很严重,只是变得挑食了很多,以前最喜欢吃的菜,现在一筷子都懒得动。

    北京的公立医院很抢手,沈清清选了一家离家里近的医院建档,以后过去也方便。

    三个月前得格外小心,沈清清被顾明当成了大熊猫一样的珍稀动物保护,沈清清嘲笑他:“你不怕别人说你老婆奴吗?”

    顾明满足的趴在沈清清肚子上,明知道现在肚子里的豆芽菜还很小,不会给予任何回应,顾明还是乐此不疲:“哼,让他们嫉妒去吧,我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,现在就差一个热炕头。”

    明知道顾明是故意讨好她,沈清清依然很受用:“娶到我,可是你一辈子的福气。”

    沈清清的反应不大,她有时候会忘记自己肚子里正在孕育一个孩子,但却不知不觉间,会下意思的去护肚子。

    在怀孕两个月的时候,沈清清告诉了单位的同事和领导,目的只有一个:减少她目前的工作量。

    减少孕妇的工作是合情合理的要求,以前部门也是这么做的,当有女同事胎像不稳,要停职保胎时,也是其他人接手。

    小晴笑说这个孩子来的很是时候,正好帮助沈清清减少了工作量。

    沈清清摇摇头:“小晴你相信吗?我宁愿工作累一些,怀一个孩子太累了,心累。”

    沈清清听其他宝妈的意见,下载了两个孕期的app,本来她是想从上面学习一些经验的,可却被上面让人无语的家长里短逼的硬生生的卸载。

    顾明或许说的对,哪怕是给不了宝宝优渥的生活条件吗,但他们两个会给她慢慢的爱,叫她做人。生而为父母是没有任何门槛的,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论坛上那些十七八岁怀孕生子、并且对孩子不负责任的父母,竟然有很多这样的人存在。

    到了怀孕中期,沈清清孕吐的症状越来越严重,这是怀孕正常的现象,此刻的沈清清只有一个战术:熬。

    李萍生活所有的重心都变成了女儿,女儿女婿好不容易有了房子住,她也不想打扰人家,不然她早就搬进来贴身伺候了,沈清清心大,很多事情都不细心,指望顾明?他再心疼沈清清,到底也是男人,并且没有什么经验。

    这是女儿的第一个孩子,都说头胎的孩子聪明,他们家一定要顺顺利利让这个孩子生下来。

    现在都讲究科学育儿,李萍和周玲没有那么迂腐,两个人已经买上了育儿书看,从里面确实学了很多知识,就等着以后实践了。

    沈清清回到家,发现她妈给带来了很多东西,而且现在都用不上:

    研磨碗、辅食机、婴儿辅食锅、保温辅食碗、新生儿套装……

    沈清清愣了一会儿:“妈,你中彩票了?”

    “没有啊。”

    “那我爸捡钱了?”

    “别跟你妈皮啊,这不是你快生孩子了吗?东西都得准备好了,哦对,产妇生产包还没买,你婆婆说她管。”

    “妈,离我生孩子还有好几个月呢。”

    “未雨绸缪,有备无患。”

    “您可厉害了,一口气说了两个成语。”

    小小的两室一厅,都快被周玲和李萍买的东西塞满了,顾明对此的评价是:亲妈。

    两个亲妈对于孩子的畅想很多,催促沈清清和顾明早点给孩子取名字。

    沈清清有点为难,取名字这件事,她不擅长啊,高中语文她可是刚过及格线而已。

    从清清和单字明来看,双方的父母对于取名也是很随意的,取名的锅被甩给了顾明,顾明有时间就去翻阅《诗经》和《新华字典》,他选没选出来字不清楚,但恐怕字典里的字都认识他了。

    就在一家人满怀期待这个孩子的来临时,沈清清的孕检出现了一点问题。

    孩子的发育出现了异常情况。

    孕检的结果显示,孩子的甲胎蛋白可能出现异常。而医生的建议是,进行羊水穿刺检查,确保没有问题才能保留这一胎。

    对于无法确定的疾病,羊水穿刺无疑是最好的办法,沈清清没有犹豫,选择了同意。

    顾明非常担心,他到网上查询了相关的内容,羊水穿刺的危险很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