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QQ分分彩

    更新时间:2018-08-07 17:50:53本章字数:2077字

    酒店套房前,女人掐腰站着,怒斥拿着房卡的服务生,“你再不开门我就踹门了。”

    服务生脸色有点白,这门里门外两边都不能得罪,他也犹豫不决,“华小姐,这恐怕不合规矩……”

    “我再告诉你一遍,我是里面那个男人的女朋友,他在里面跟别的女人偷情,所以我现在要进去捉奸!你开不开门?”

    宋予乔看着五官已经愤怒到扭曲的闺密,果断地从服务生手里抢过房卡,帮忙滴的一声开门,就看见一男一女交缠在一起,那个男人,不是别人,竟然是她的老公叶泽南,就算只是一个赤裸的背影,她也不可能看错!

    她一下子钉在了原地,一动不动。

    闺蜜华筝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宋予乔,冲过去的时候顺便拿了桌上的开水壶,直接一下子浇在了上面男人光裸的脊背上,丢了手里的水壶就去抓那个小妖精的头发,嘴里“贱人!”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,就彻底了愣住了!

    这男人……

    哪里是她要找的人,竟然是宋予乔的老公!

    水可能是刚烧开没有多久,顿时小妖精惨叫了一声,床上男人显然被烫的不轻,却也已经咬着牙翻身披上了衬衫。

    华筝转过身来瞪着服务生:“怎么回事?!裴斯承呢?”

    服务生有些战战兢兢,“对不起华小姐,那个……走错了,裴先生在隔壁房间。”

    华筝怒气冲冲地出了酒店房门,只留下了宋予乔和现在属于她的捉奸现场。

    宋予乔钉在原地,看着凌乱的酒店大床,以及躲在丈夫身后的女人,心里好像刀割一样难受,脸色一片苍白。

    “叶泽南,我给你三分钟时间解释。”

    叶泽南已经恢复了冷静,慢条斯理地系着衬衫扣子,看了宋予乔两秒钟,拍了拍小妖精的大腿:“先出去等我。”

    宋予乔怒火中烧,结婚三年,到现在她才真正的看清楚了叶泽南的嘴脸。

    小妖精倒也不慌不忙,临出门前还俯身亲了一下叶泽南的脸,宋予乔的手掌在身侧握成了拳,指甲扣进掌心里,两步走过去抬起胳膊,用尽力气向下扇的时候被叶泽南一下子架住了手臂。

    宋予乔怒视着他,扬起没有被禁锢的左手,狠狠地给了叶泽南一个耳光,“叶泽南,你到底是不是人?”

   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红了眼圈,豆大的泪珠直接从眼眶里滴落下来。

    …………

    半分钟后,小妖精终于起身离开,随着酒店门锁咯噔一下,宋予乔的心也咯噔一下被锁上了。

    叶泽南啪嗒一声点了一支烟,烟味呛鼻,吞云吐雾,白色衬衫的衣领上有一个唇印。

    宋予乔看着这样的叶泽南,突然觉得十分陌生,比三年前她嫁给他的时候还要陌生,她忽然就坚持不下去了,捂住了脸,“叶泽南,我们离婚吧。”

    听了这句话,一直静静地坐在床上的叶泽南好像狮子一样窜起来,一只手就反剪了宋予乔的手腕桎梏在身下,双眼通红:“离婚?你终于说出来了!离了婚你就要去找你在外面的那个野男人吗?”

    宋予乔挣扎着,“要我说多少遍!我根本没有过其他男人,从来都没有过!”

    “那你告诉我!为什么你走之前还是处,走了两年回来却破了处?!”叶泽南也真的是动了怒气,手指用力地掐着宋予乔的手腕,“你告诉我,你中间那层膜呢?”

    叶泽南的话好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,一把掏心窝的刀子,一下子刺进宋予乔的心脏,鲜血淋漓。

    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被我说中了是不是?”

    “你不信我,还要我说什么?”

    叶泽南见宋予乔脸上一片空白,顿时心里有一股恶狠狠地恨意,俯下身来:“破你初次的那个人,有没有这样……亲过你,有没有这样摸过你?”

    纵使已经经受过比这种不堪的言语更多,在听到自己曾经最爱的人说出这样的话,宋予乔还是心痛的一阵阵抽搐,她咬着牙:“你这个人渣!”

    叶泽南攥住宋予乔的手腕,狭长的眼眸已经眯了起来,“我是人渣么?那我们两个不正好般配么,你是妓=女,我是人渣。”他紧紧地扣住宋予乔的下颌,脸上显现出好像恶魔一样的笑,“来,老婆,告诉我你的第一次卖了多少钱?”

    宋予乔不是没有听到过叶泽南叫她老婆,以前在高中的时候,叶泽南偶尔叫她老婆,她都会红了脸不知所措,但是现在,心里只有讽刺。

    “不!”宋予乔拼了命地挣扎,“你放开我,你混蛋!”

    突如其来的吻让宋予乔感到眩晕,口鼻间全都是另外一个女人的香水味,抬眼就可以看见被揉成一团的床单,宋予乔觉得一阵阵的恶心,忽然,身上的重量却一下子消失了。

    叶泽南逆着头顶的大灯,居高临下地看着宋予乔:“碰你,我觉得脏,真脏。”

    宋予乔好像被闪电劈中了一样,眼前灰白了一下,等到再回过神来,直接抓起散落在床上的女包,向早已经人去房空的门口扔过去:“叶泽南!你干净吗?!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脏?!你有什么资格……”

    声音渐渐低下来,宋予乔觉得这间房的灯光太刺眼了,要不然怎么会想要流泪呢。

    这个时候,走廊上爆发出一个女人的尖叫声,宋予乔抹了一把颊边的泪,急忙下了床跑出去,第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揪着一个女人头发的华筝,一脸怒容。

    两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打架,而这个男人……现在正倚着墙抽烟,一副坐视上观的模样,背影颀长,深紫色衬衫黑色西裤,携烟的手指指骨分明。

    这个男人就是那个让华筝疯狂的裴斯承?

    宋予乔看这个男人的同时,这个男人也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,一时间,两人都愣了。

    宋予乔是因为这个男人太让人惊艳过目不忘的面容,怪不得华筝惦念了三年,追也要追到国外去。

    而后者,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愕,而这一抹惊愕,竟然逐渐灼灼,似乎还带着一丝探究,目光慑人,让宋予乔不由得别开了脸,弯腰去拉华筝。